栏目导航

回收商网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社区 废纸 废塑料 废金属 废品回收 废旧物资 二手设备
废旧物资

当前位置:主页 > 废旧物资 >

聚焦中国市场 发力三大领域

发布日期:2021-11-23 22:35   来源:未知   阅读:

  【聚焦中国市场 发力三大领域】近日,瑞士再保险中国总裁陈东辉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中国很快将成为全球最大的保险市场。如果能将中国各个领域的风险很好地管理起来,并做好风险分散,上海再保险中心在全球保险市场上的地位将难以取代。”他表示,上海国际再保险中心如果能在巨灾保险、养老和绿色低碳三大领域起到引领和主导作用,那么这个再保险中心就是有生命力的,且在全球极具特色。(证券时报)

  “中国很快将成为全球最大的保险市场。如果能将中国各个领域的风险很好地管理起来,并做好风险分散,上海再中心在全球市场上的地位将难以取代。”近日,瑞士再保险中国总裁陈东辉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专访时如是表示。

  他表示,上海国际再保险中心如果能在巨灾保险、养老和绿色低碳三大领域起到引领和主导作用,那么这个再保险中心就是有生命力的,且在全球极具特色。

  今年7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正式发布,首次对上海建设国际再保险中心予以支持。10月底,银保监会和上海市政府联合发布《关于推进上海国际再保险中心建设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明确上海国际再保险中心建设的方向和实现路径。

  陈东辉表示,上海已具备建立再保险中心的基本要素和条件,且拥有三大得天独厚的优势,包括政府的大力支持、植根于快速发展的中国保险市场,以及高速发展且拥有高接受度的科技创新。

  相较国际上成熟的再保险中心,上海再保险中心建设的短板也很明显。一是我国直保市场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注重简单粗放的规模增长,不太重视资本使用效率;二是再保险人才聚集度不够,需要一定时间积累。

  在陈东辉看来,上海国际再保险中心建设如果能在巨灾保险、养老和绿色低碳等三大领域实现突破,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

  巨灾保险方面,上海保交所已上线了居民住宅地震巨灾保险运营平台,未来还有两件大事可以做。

  一是将全国各地方政府推出的巨灾保险统一到上海保交所平台。通过统一各地巨灾保险,可以提升产品的规范化、标准化水平,以及提高统筹层次,进一步提高巨灾保险的运行效率。

  “如果上海能真正建立发布巨灾债券的平台,其作为再保险中心的金融含量和技术含量将大幅提高,这是特别重要的一点。”陈东辉说。

  二是建立一个针对银行抵押品的登记和数据平台。陈东辉认为,我国的放贷抵押物往往没有保险,从国外风险管理的角度来说,这是不完整的抵押品。上海保交所可以做一个登记和数据平台,方便检索的每一笔放贷和抵押品是否投保了自然灾害保险,确保银行放出的贷款都能得到保障,这对中国财产险行业的推动将是力大无比的。

  养老领域是第二大重要领域。为了推动形成合理的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我国正在酝酿建立个人养老金制度。从国外发达市场的经验来看,个人养老账户是社会公众最关注的,且高频使用的一个金融工具。陈东辉建议,在相关养老政策出台初期,上海保交所或上海国际再保险中心可尝试在基础设施方面提前布局,在上海或浦东试点建立个人养老账户结算系统和数据交换系统。

  此外,绿色低碳方面的提前布局也很重要。陈东辉认为,这是上海再保险中心区别于伦敦、百慕大、新加坡的一个后发优势。例如,现在新能源车的相关数据不丰富,导致新能源车险很难精准定价,上海保交所平台可尝试将新能源车的相关数据收集起来,做一些产品标准,参与到碳金融的循环和碳交易中去。

  例如,以往直保公司需要承保能力时,只能一对一找再保公司咨询。如果上海再保险中心建立第三方交易平台,会大大降低再保险交易成本,提高效率。

  另外,还可以开展标准制定和建立价格发现机制。例如,一些中小公司在合同严谨性以及定价合理性方面能力不足,可以依托上海再保险中心的标准化条款合约以及定价系统来完善相关工作,节约成本。

  “开展标准制定和价格发现机制,是中小直保公司对上海再保险中心的一个重要预期。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交易系统,当各类交易、数据积累多了,相关价值发现机制也就自然形成了。”陈东辉说,实际上,英国劳合社存在的一个重要的价值,就是价格发现。一些特殊业务,例如航空航天保险业务,只有劳合社能够进行报价和承保。

  陈东辉还强调,上海国际再保险中心和交易所一定不要做成物理的中心和交易所,而是要通过数字化平台建成一朵“云”,包括数据的云、产品的云和风险管理解决方案的云,在新时代才会有生命力。

  扩大跨境再保险市场规模,是推进上海再保险中心建设的重要内容。谈及跨境再保险业务的发展前景,陈东辉认为应量力而行,最好依托“一带一路”步伐,跟着中资公司走出去,稳步向外走。

  “我国直保公司和再保公司都曾尝试过从国外分入业务,但往往教训比经验多。”陈东辉说,我国保险公司由于对国外市场的业务了解有限,以往拿进来的不少是亏损业务,这方面的教训并不少。他举例,曾有保险公司在北美产品责任险上吃过亏,分入了婴儿车、玩具等在国外很难分保的保险业务,结果损失很大。

  陈东辉认为,跨境再保险的路径应该是国家战略走到哪,保险业务跟到哪。依托“一带一路”步伐,跟着中资公司走出去,进而将相应的保险业务拿进来,这是开展跨境再保险业务的不错方向。

  他同时指出,未来,数据传输将成为跨境再保业务的障碍和挑战。目前我国监管部门正在加强数据本地化的立法,各个国家也都有类似的考虑。随着各国加强数据本地化建设和立法,各国对数据传输方面的监管可能进一步严格。例如,如果保险公司在当地没有设立分支机构,监管部门未来可能不会允许数据跨国传输回来,这将给跨境再保险业务带来挑战。专家:心血管慢病全生命周期管理措施不断规范